×
×

美国放过华为?没那么简单……

2020-01-26 09:47:19 来源:凤凰网科技 作者:花子健

事件背景

在中国农历猪年的除夕,因遭到美国国防部和财政部的联合反对,美国商务部撤回进一步限制美国企业向华为供货的提案。

不过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进一步”,以为美国已经解除了对华为的供应限制。其实没有,美国商务部撤回的只是新的提议,其他的限制依然维持现状。

2019年5月16日,华为等中国公司被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BIS)列入实体清单,包括谷歌在内的大量美国供应商被禁止与华为的部分业务往来。虽然经历三次90天的临时许可,但如今华为公司依然在实体清单上。

只不过,当时的的规定是存在漏洞的,即如果货物在美国制造的比例小于25%,就不受出口禁令的影响,可以在不申请许可证的情况下出售给华为。所谓的“进一步”就是美国商务部为了修改这一漏洞,拟将25%缩小到10%。

这样的变化将使限制范围扩展到敏感类型的技术之外,包括广泛使用的美国软件,芯片和其他组件。

被美国国防部和财政部联合反对后,最终被商务部撤回的也就是这一条提议。

为何国防部和财政部联合反对商务部?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需要先了解美国商务部、国防部、财政部之间的不同职责。

美国商务部负责美国国际贸易、进出口管制、贸易救济措施等。包括:经济数据的统计和公布、进出口商品的管制、国外直接投资和外国人旅游事物的管理、进行各种经济调查以及社会调查、专利管理等。

美国国防部是美利坚合众国政府下属的一个部门,也是美国总统领导与指挥全军的办事机构,又是向各联合司令部发布总统和国防部长命令的军事指挥机关。但是,国防部在科技领域也同样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美国国防部科研机构包括国防部下属的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国防实验室、研发中心和试验中心。美国国防部科研机构具有独立法人地位,国防部指令要求其履行“科学与技术、工程开发、已部署装备的工程保障和现代化”职能。

这就使它们不仅定位于装备发展的前端,即科学知识的发现、技术的发明和创造,还作用于装备发展的中端和后端,参与装备开发、采购和运行与维护工作。

美国财政部则是美国政府一个内阁部门。主要任务是处理美国联邦的财政事务、征税、发行债券、偿付债务、监督通货发行,制定和建议有关经济、财政、税务及国库收入的政策,进行国际财务交易。财政部长在总统内阁地位很高,位居第二位,仅次于国务卿(相当于总理)。

对于进一步限制华为,国防部的担忧是限制美国企业与华为的商业往来,导致研究经费的下降,不利于美国企业的技术竞争力。

如果需要维持对于研究的投入,国防部甚至美国政府需要增加更多的预算。美国财政部的理由更简单,就是怕影响美国相关企业的收入和利润。2018年底,华为公布的92家核心供应商名单,其中美国有33家,占比最高。

英特尔、高通、博通、美光、思佳讯、科尔沃、西林克斯和新飞通等公司,都是华为在美国的重要供应商。

比如,华为在2018年跟博通的采购高达20亿元,和高通的在15亿元左右,存储设备厂商美光和希捷和华为之间的交易额也分别在7亿元到8亿元左右。集成电路及光通信模组制造商新飞通光电公司NeoPhotonics有47%的业务来自于华为。射频供应商威讯Qorvo也有11%的营收是来自华为。

公开数据显示,在2018年华为用于组件采购的数字达到700亿美元中,其中大约110亿美元用于包括高通、英特尔和美光科技公司在内的美国公司。如果美国商务部进一步严格限制与华为之间的贸易,这些数字将持续锐减,不仅仅影响美国公司的收益,也将影响财政部的税收等。

美国财政将在未来几周将专门就华为和其他与中国相关的问题召开会议。

其实,不仅仅是美国的内阁部门,一些美国知名企业也曾经反对商务部的相关政策甚至诉诸法庭。2019年6月25日,美国联邦快递将美国商务部告上法院,要求美国商务部禁止对联邦快递执行《出口管理条例》(EAR)中的禁令。

根据该条例要求,联邦快递必须要检查每个包裹内容是否符合美国进出口规定,而这对于每天要处理约1500万件包裹的联邦快递来说是“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

取消进一步限制不仅利好华为

美国商务部撤回对美国企业通过海外机构向华为供货的限制措施的提议,对于相关企业来说是好事,包括华为在内也得到更多利好。

1月24日当晚,美国股市开盘后,受到此利好消息的影响,美光科技、英特尔、英伟达均出现上涨,英特尔的涨幅一度触及8%。对于华为来说也是如此,虽然华为一再声称美国的制裁无法从根本上影响公司的发展。

在被美国制裁后,华为转向日本供应商寻求帮助。2019年11月21日,华为董事长梁华在日本参加会议时曾经谈到了华为对“实体清单”的对应措施——增加对日企的采购。

根据华为的数据显示,2019年华为对日企的采购总额将在1.2万亿日圆(合人民币770亿元;110亿美元),几乎相当于华为去年对美国供应商的采购额。

2018年,美国是华为最大的零件供应国,华为向美企进行的采购额达到110亿美元(约1.2万亿日圆),不过在进入实体清单后,数字在递减。

而在华为2018年公布的供应商名单中,共有12家日本企业,数量紧随中美排在第三位。因此,2019年的日本最终超越美国成为华为最大的零件供应国,也不足为奇。

同样是2018年,华为向日本企业进行的采购额为仅为7210亿日圆(约66亿美元),是2019年的60%。

之所以转向增加对日本企业的采购,是因为日本产品的美国技术含量多低于25%,没有抵触美国的出口禁令,但是如果美国商务部将25%的规定下降到10%,不少日本企业也将受到禁令的影响,从而无法与华为进行贸易。

这还只是其中一方面,另外一方面还会严重影响华为产品的销售。虽然华为已经推出鸿蒙操作系统和HMS(华为移动服务)以寻求抵消遭受最严厉制裁的影响,但相比较谷歌的Android和GMS,华为的生态体系只是处于起步阶段。

而且,美国商务部曾考虑将对华为出口的产品的最低限度门槛进一步降低,而且把产品范围扩大到非敏感性芯片在内的消费电子产品。

2020年是5G终端大规模普及的第一年,华为将在今年推出P40、Mate 40等旗舰终端,还有包括nova、荣耀等品牌也将陆续推出5G终端,如果遭受更严格的制裁,华为终端的销售将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这是华为不愿意面对的。

如今华为获得喘息的机会。自进入美国商务部的实体清单后,华为逐步去美国化,并且取得了明显的成效。

据市场调研机构IHS Markit的数据,截至2019年底,华为在手机芯片上已经有74.6%使用自研的麒麟芯片,这一比例将进一步增加。

华为、孟晚舟与美国之间将是一场持久战

此次,美国商务部的提议因为遭到国防部和财政部的反对而作罢,但是不意味着华为日后会变得更轻松,一来则是华为依然在美国商务部实体清单上,二来则是孟晚舟案仍然未有定论。

2020年1月21日,在2020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一场对话中再次向外界发出了华为声音:2019年美国对华为的打击并未起到多大作用,因为华为已经在过去作了一些准备。

美国今年将会升级对华为的打击,但公司受到的影响并不会非常大,因为公司累积了去年被打击的经验,以及锻炼了队伍,华为更胸有成竹不会受到打击。

他透露出一点信息,美国会在2020年持续对华为进行打击。

华尔街日报援引一位美国高级政府官员的表述,特朗普政府正在探索,如何帮助美企在18个月内生产可以在5G上与华为竞争的硬件。这与任正非的判断相似,美国一方面会继续加大对华为的打击,一方面会加大对美国企业的支持力度。

在美国商务部撤回提议案的前一天,华为公司副董事长、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引渡案首阶段正式聆讯在持续进行4天之后结束,但依然毫无结果。

面对复杂案情的压力,主审法官当庭仅表示保留裁决权,案件暂时休庭。人们依然需要一定时间等候裁定。

等候期间,此案依然存在变数,甚至不少人已经做好面对“持久战”的准备。两件事情的时间点相当巧合,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华为和孟晚舟都只能选择继续向前。

美国防部叫停对华为进一步制裁:理由没那么简单

全部评论

X